2012-07-29

初訪豆腐岬

Save the Ocean Cherish the Marine Lives



很久以前就曾聽聞在蘇澳有一處珊瑚礁密度很高的海灣 - 豆腐岬,但對我這個習慣在東北角潛水的人而言,一直覺得去一趟豆腐岬是一趟遙遠的旅程,說到這都要怪那段在大學時期只能騎著機車四處亂闖時,所留下對台北到蘇澳這段路的距離的刻板印象。 那個需要先行過九彎十八拐的北宜公路,然後還得在蘭陽平原上飆個老半天後才抵達的了的蘇澳的記憶實在過於鮮明,以致於即使多年之後雖有雪山隧道大幅縮短了台北到宜蘭的距離,使得開車載著家人去宜蘭玩耍變成一件容易的事,但也僅只於開到宜蘭或是礁溪為止,鮮少有機會繼續往南行來到蘇澳。 畢竟對我而言,蘇澳代表著蘇花公路的起點,是一個開車南下到花蓮時的中途站。 過去若是會將車子開進蘇澳港區,十次有九次通常只是為了吃一頓道地的海鮮後再上路而已。

對豆腐岬這片海域的珊瑚礁美景與水面下風光的了解,最初還是透過長年在此地進行自由潛水的咖哩,透過他用心經營的深河部落格裏所發表的關於他個人在豆腐岬自由潛水的心情文章所認識的。 大約在兩年前,咖哩開始使用GoPro將豆腐岬海面下的風光錄影下來後編輯成短片,再結合上他生動的文字,使得我一直想找一個機會來拜訪此一優質濳點,順道來和咖哩本尊見個面。 昨天下午恰好另一位自由潛水的同好阿偉告訴我他打算週末帶朋友來豆腐岬玩水,並邀我一同前往。 我心想機會難得,於是就和我的水肺潛伴請假一次,這個周末不到東北角背氣瓶而改到豆腐岬玩自濳

於是乎,本周六的上午八點我不再是如往常般的站在東北角的潛點準備躍入海中,而是站在豆腐岬佈滿碎石的海邊,臉上帶著太陽眼鏡頂著東方照射過來的刺眼強光,懷著些許興奮與好奇的心情,望著這個宛如first date的對象 豆腐岬的海面並不平靜,波浪由外海一陣又一陣的湧入灣內,雖說今天是個陽光普照的日子,但是海水並沒有呈現出那種夏日應該有的亮藍色。


初見到咖哩本人就有一份親切感,畢竟他是位我在網路世界裏已認識多年的朋友,由於嚴格說來我算是突來拜訪,因此我並不想過於打擾了另外兩位遠從它處特地前來拜訪咖哩的潛友(一位專程搭火車前來,另一位則是開車從新竹遠道而來) 我的習慣是不擅闖入別人原本的規劃,因為這兩位朋友可能需要咖哩的導濳,也可能是先行和咖哩約好了今天要對自由潛水的某個部分進行技巧的請益,總之我敦促他們可先行下水,我暫時留在岸上等待尚未抵達的友人。

只不過看到咖哩他們下水不久後,我便奈不住想跳下海泡水的衝動了,一方面也想要稍為探索一下此處的海況與水底的地形,於是我還是儘速著好了裝,一手抱著長蛙鞋,一手拎著相機快步地從礫灘步入海中。 沒想到一入水後,我心裏馬上冒出一句天啊,這是甚麼情況? 這個能見度怎麼比七月初那次在東北角的潮境公園所遇到的兩米能見度的味增湯海況還要糟糕? ”一開始我還想這是因為還踢得不夠出去的緣故,只是隨著離岸距離的增加,能見度依稀沒有好轉。 等到踢出了浮球串所框起的海泳區之後,能見度依然沒有改變, 再繼續往前踢,經過第一顆大浮球時面鏡下所看到的仍是灰濁的一片,再踢到第二顆大浮球時我還是只能看到至多約1.5米的距離,在無奈與失望之餘我決定回到岸上,看來豆腐岬今天的心情不太好,不歡迎我這位說了好幾年要來都沒來,然後突然臨時跑來想索取海洋女神擁抱的冒昧人類。

雖說今天是個陽光普照的日子,但是海水並沒有呈現出那種夏日應該有的亮藍色,由入水處即可看出海水有一定的濁度
越過了第二顆大浮球後,我閉氣下水抓住海底的一片礁石後東張西望的想找出一個可供構圖的景色但是能見度還是徹底將我擊倒,這也是我今天唯一在水中按下快門的相片....

要說心裏不覺得惋惜絕對是騙人的,因為此地的石珊瑚覆蓋率真的很高,從一開始我在步下灘游入海中,在離岸還不到10公尺的淺水區,就可以看到海底下許多石珊瑚模糊的影子,特別是成板葉狀的繡球雀屏珊瑚。 但是由於能見度實在太糟,再加上我對此海域的不熟悉(這樣的能見度想要熟悉也很難),我只好放棄了這趟原本想要以自由潛水的方式來進行水中攝影的念頭。

回到岸上後看來阿偉仍還未到,我便脫下防寒衣改來享受溫暖的日光浴,並在岸上隨意的拍了幾張豆腐岬的陸上風光


約莫將近十點時,忽然看到了李大哥與Elsa的身影,沒想到他們倆今天也跑來豆腐岬,真教人驚喜。 而再過一會兒,阿偉與他的三位朋友也笑嘻嘻的出現了,我向大家說明了一下海水的能見度,不過似乎大家都不太在意,也許是想眼見為憑,也許是大老遠的開了一趟路過來,不跳下海怎麼說的過去。 想想也是,對海洋懷抱著熱情的態度是人生中的一種美好經驗,既然大家都要下,我也就伴隨大家再次下海,同時一面期待豆腐岬的海洋女神能豁然開朗的讓我一窺她的神秘面貌。

由於阿偉之前來過這裡好幾次,於是這趟我就跟著他踢往據說是彎內珊瑚最美的一區,也就是在左側消波塊延伸至最前方的那個角落。 東風吹的起勁,再加上漲潮,海面的波浪並不平靜,我好幾次濳下水去想以平濳的方式前進來避浪,但這種超低的能見度迫使我很快的就得回到水面確認方向。 等游到了目的地後,我依阿偉所指的方向下濳了幾次,一直要到了伸手可觸及珊瑚之處的距離時才能得以看到各型各式的珊瑚。 此處的珊瑚不但密度很高,魚類也不少,有許多還是東北角不常見的,但第二趟下水我已經沒有攜帶相機,因此只能透過眼睛來純欣賞。 偶而,成群的烏尾冬會從眼前晃過,但也在剎那間即消失於迷霧之中。 除了最大宗的繡球雀屏珊瑚外,海裏還有許多東北角濳點較少見的,末端尖銳的叉枝軸孔珊瑚與鹿角珊瑚。 我可以想像若是在風平浪靜時來此玩水,必定可以欣賞到如離島般的優質珊瑚景色。

不過海洋就是如此難以捉摸,所以每當能在潛水時欣賞到海平面之下精彩的風光時,我都會將之視為一種上天所賜與的恩典。 海洋的國度原本便不屬於人類,即便是不靠氣瓶的自由潛水,也未必保證就能讓人自由的欣賞到海洋裡那讓人目眩的美麗世界。

我想,豆腐岬的海洋女神今天可能是要傳遞一個訊息給我,她不希望輕易的讓我體會她的美,她希望我以更真摯的心情來親近它。 也許,她希望我能獨自一人前來拜訪。 也許,她要告訴我,她並未準備好讓我躍入她的擁抱。

無論如何,這只是我與豆腐岬的初次邂逅。 我會耐心的等待下一次在那寂靜的海平面下與豆腐岬的Second date....



在離開豆腐岬之前,和咖哩本尊一起在他最愛的豆腐岬海域合拍了一張相片接下來就是期待我們下次"不小心"在豆腐岬相遇看看是否有機會來讓一起欣賞位於豆腐岬灣外那片夢幻之牆的美景~




2 則留言:

正偉李 提到...

Dear Vincent Chen,

豆腐岬這是我反而覺得收穫很多 !

因為這是我所見過能見度最差的海況, 不過下潛到 8m 左右, 底部微微揚起的沙塵, 彷彿是另一個世界, 我在想, 這就是內太空 !

魚群們不同往常的, 在珊瑚礁內可以避浪的點休息. 我也下去待在避浪點, 感受一下魚群的感覺. 別是一番滋味呢 ^ ^

我有拍到一些蠻有趣的畫面, 這幾天處理一下在跟您分享 ^ ^

DiverVincent 提到...

to 阿偉, 我想是我對此潛點真的不夠熟悉以致於我很難全然放鬆的在這種能見度下去靜下心來體驗. 若換是在我熟悉的東北角潛點(例如鼻頭港右側海灣,或是和美), 我想我應該還是可以在這樣的能見度下想辦法找出樂趣. 所以說, 想要自在的下海,還是要多花時間來和潛點搏感情才是唯一的途徑...

期待你影片的分享囉!!